记录每一份有价值的网络资源

做人的两大思路

《卡拉马佐夫兄弟》里面有个震撼人心的故事,为了不剧透,我就不提人的名字了。大概情节是:一个男的,跟一位有权有势的白富美订了婚,如果说门当户对的话,这位男士显然配不上人家女孩子,可是呢,在花掉了该白富美一大笔钱之后,悔婚了(哪怕人家根本没怪罪他),准备跟另一个显然是捉弄他的女孩子私奔……
 
看到这儿我屌丝心态作祟,觉得这人是不是有病啊!你可真是个混蛋。
结果这男的的辩解把我震惊了,他说:这就是我姓氏的诅咒,我就是这样的人,我的高尚、勇敢与堕落都是因为我流着我们家的血,所以我必然如此、必须如此——我悍然接受我的命运与苦难,包括已经出现和将要到来的!
我转述的不太好,没那个气势,单这么看,有点“认命”的感觉,其实在这里吧,这个男的成了自己的法院、宗教裁判所,对自己的人性下达了一份强势的判定,然后又强势地按照这份判定活。
“认命”是被动的,是撞上了硬茬,退缩回来,想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三两金的命休争五两金,可心里面颇有不甘。“自我判决”则是一股狠劲,坏的我能承受,好的我也敢一脚踢开,因为这就是我!
比如说,你判定你是个能成大事的人,那么,眼前的这点挫折、别人的说三道四,算得了什么?
还比如说,乱世之中,人人成兽,扒骨吸髓,无恶不为,但有的人判定自己是个体面人,宁肯饿死、自杀也不干那档子事儿,这种精神得多强?
这种人生看法,跟我们前面聊过的“存在主义”恰好相反。
存在主义的思路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我有啥属性、我能干成啥、我究竟是谁,所以我就去干,干成一件事之后再来看,喔原来我有这样的本事心性,原来我是这么厉害的人。
所以存在主义是后置的,从来不认为有什么命运,干就完了,先干后想。
它相信“事件”,也就是人预料之外的的事情,对人将要带来的冲击与转化。说大了就是西方文明,两次世界大战为啥把人打醒了?就是因为一直自认为代表人类先进文化的西欧,竟然会引发两场世界大战、大屠杀……才发现原来我们的“文明”是这样的!
如果我们看世界大战相关的资料,比如《春之祭: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现代的开端》,我们会发现,大战前各国就有很强的“自我判定”,都特别骄傲地想要代表人类的前进方向。
 
再深一点,这种“判定”、“裁决”所涉及的绝对命运主题,就是典型的基督教思维方式——承受你的命运、实现你的身份
所以,存在主义要反对之,反对内含着基督教思维的“现代性”,从而走向后现代。
怎么看?扯到思想史的话,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就说点微观的吧,做人。
其实做人的两大思路,也无非是这么两种:自我裁决存在主义。坚持下来的人,也确实特别有魅力。
比如坚持“自我裁决”的,这种人身上的魅力,便是“信仰”。信仰坚定的人,蛮可怕的,比如我就认识一位朋友,他就觉得自己是个能搞钱的人,于是想方设法地搞钱、认识人。低三下四、左右逢源之处我认为我做不到,但是人家就是这么坚定——“我认定我的斤两,我就该这样”,“我们要赚大钱的人就是这样”,现在想想,这个人身上简直有一种油腻的神性……
还比如坚持“存在主义”的,当然,她自己可能不这么说,但是你能感觉到她身上巨大的活力。太有意思了,对什么都很好奇,都想试试,跟个小孩子一样,对任何人任何事,以及自己的人生,都极为包容开放。到最后大家都喜欢她,都全心全意希望她得到最好的东西。
这两种人跟我们普通人有啥差别?
我觉得最大的差别,就是不摇摆。咱们一会儿给自己“自我裁决”(当然往往是被动认命),一会儿又好奇地跃跃欲试(也不是真喜欢,三分钟热度),墙头草一样,左右晃荡。
结果呢,我们既不勇敢,也不有趣,就这么凑合着过日子,忒没劲。
所以,做人最大的忌讳,就是不够纯粹,心态左右横跳。
——选择啥理念、思维,也许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不该关键时候掉链子。
当然,你也可以自我裁决:我就是个关键时刻掉链子的人,不掉链子那就不是我了,我也早就准备好了承担这一切的后果与利好。我觉得,就也挺牛逼的,地球无非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嘛,人死后也化为尘埃,尘埃与尘埃,众生平等,搞那么累干啥呢?
也就是说,一旦你选择躺平,就享受躺平的快乐。一杯茶,一包烟,坐看内卷又一天!
所以,祝看到结尾的朋友,在新的日子里,要么收获信仰,要么就拥抱活力
其实这事儿一旦想明白了,做人也没啥大不了的。

文章来源于公众号:罗文益

赞(0)
本站标记原创的文章,转载务必请标明出处:苏71_记录每一份有价值的网络资源 » 做人的两大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