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成长中遇到的每一篇文章

人生开挂的人,都有窄门思维

 

这是粥左罗的第 1176 期分享

作者 l 拾遗君  编辑 | 易小飒

来源 l 拾遗(ID:shiyi201633

分享 l 粥左罗(ID:fangdushe520)

曾经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个问题:得知越来越多的女生被包养,已有价值观开始动摇了怎么办?

这个女生这样阐述自己的迷惑:

 

“那些被包养的姑娘们,每个月生活费一万打底,从头到尾一身名牌,足迹遍布各类高端酒店、景点……

 

才20出头,就享受着我们同龄人无法触及的高端生活。等享受几年过后,再找个老实人或不知情者嫁了,照样过着幸福满满的生活。

 

这对我原有价值观造成了巨大冲击,原本我想大学踏踏实实学习,然后考研或保研,再在北京找个好工作留下来。

 

然而跟这些二奶一对比,我心中的不平衡或焦虑感就油然而生,如何才能说服自己坚定地坚持自我呢?”

 

这样的迷惑,不少女生都有,甚至很多已经走上了这条大路。面对这样的迷惑或现状,我想讲四件事情。

 

 

01

四个小故事

 

 

第一件事情是关于陈昱霖。

 

跟吴秀波撕逼之前,我并不知道陈昱霖,后来看了很多报道,才知道她是一个四线小明星。

 

她曾获多人称赞:“演技自然,未来可期。如果她踏踏实实地钻研演技,说不定现在已经出人头地了。

 

但她没有选择这条艰难的路,而是选择了一条很轻松的路——傍吴秀波。

 

嗯,这样挣钱容易多了。

 

“小声比比”扒了她的Ins照片,发现这几年她在上面晒过:

 

45个包

7块表

172件首饰

29双鞋

74瓶酒

56副墨镜

……

 

价格少则2万多,多则上100万。

 

7年没工作的她,却过得无比拉风。

 

但这样的“拉风”在2019年走到了尽头,因为“要价”太多,陈昱霖被吴秀波以“敲诈勒索”报了案,不但声名和前途尽毁,还可能遭受牢狱之灾。

 

第二件事情是关于我一位高中同学。

 

我这位高中同学,前几年喜欢上了“知识付费”。他说:“虽然要花钱,但可以买到经验。

 

于是他整天忙着听各种讲座。

什么《三个月赚到一百万》,什么《30天学习改变人脉圈》,两年过去了,他为“知识”付费了一万多,但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工资一分没涨,更别说财务自由了。

 

后来,他见我微信公众号做得还行,于是又跑来向我求教“速成法”。我说我哪会什么速成法,只是老老实实多读书读好书,老老实实做笔记、反复记忆,老老实实写文章、反复修改。

 

但这位同学不信这些,他觉得我“抠”,不肯传授“速成之道”,于是四处寻找“涨粉秘诀”去了。

 

两年多时间过去了,我的读者从0涨到了300多万,而他的粉丝依然只有几千。

 

第三件事情是关于郭德纲。

 

这是一件对立于前两件事情的事情。

 

郭德纲本可以在天津活得舒舒服服,在文化馆安安分分地说相声,虽出不了大名、发不了大财,但是日子非常安逸和安稳啊。

 

可郭德纲偏偏不甘心,非要跑到北京去扬名立万。

 

1988年,他第一次闯北京,在北京某文工团呆了一年多,结果花光了所有积蓄,却连“演出的台阶都没够着”。

 

郭德纲回到天津红桥文化馆,不久就跟胡中惠结了婚,结婚后,如果安安分分过日子,也是非常安逸和安稳啊。

 

但是郭德纲偏偏不甘心,于是他第二次闯荡北京,结果这一次输得更惨,回来欠了一屁股债,房子赔了,老婆也跑了。

 

人生过成这样总该安心了吧,但郭德纲还是不甘心,1995年,他第三次闯荡北京。

 

这时候,其实相声已经没落了,但郭德纲偏偏不信邪,非要“传承和发扬传统相声”。

 

他住着最差的房子,每天骑自行车赶30公里路上班,交不起120元一个月的房租,被房东用最难听的话辱骂。

 

他吃着最差的食物,把挂面熬成糊糊,然后买回一捆大葱,每天就吃“糊糊配大葱”。

 

就这样整整熬了10年,他终于熬成了“中国相声的一面旗帜”。

 

第四件事情是关于任正非。

 

这也是一件对立于前两件事情的事情。

 

1987年,43岁的任正非,拿着凑来的21000元,在深圳一个烂棚棚里创立了华为。

 

任正非有一个大欲望——要把华为打造成为世界一流的通信设备供应商。

 

任正非把“大欲望”称为“主航道”。

 

1998年,华为出台了《华为基本法》。

 

基本法的第一条就是——“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供应商,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

 

中途,做房地产本可以爆发。

中途,做互联网本可以爆发。

中途,做资本运作本可以爆发。

但任正非从不为这些诱惑所动,他选择了一条最难的路——技术之路。

 

“要在技术上坚持自主创新。

 

1992年,任正非站在窗边,一字一顿地对下属说:“这次研发如果失败了,我就从楼上跳下去,你们另谋出路。

 

正是因为这样一次次死磕技术,华为终于成了世界第一通信公司。

2018年,华为营收7500亿,超过阿里、腾讯、百度之总和。

 

有人问任正非:华为的秘诀是什么?

任正非说了这样一句话:“华为就是一只大乌龟,二十多年来,只知爬呀爬,全然没看见路两旁的鲜花,不被各种所谓的风口所左右,只傻傻地走自己的路。

 

02

人生之路

无非宽门和窄门两种

 

 

我为什么要讲这四件事情呢?

 

其实我想说的是人生之路的选择。

 

人生之路,如果简单点划分,可以分为两类——宽门和窄门。

 

所谓宽门,就是简单模式。

所谓窄门,就是硬核模式。

 

这两种模式,有着截然相反的走法。

 

一个是进的时候很容易,但是道路越走越逼仄越晦暗。一个是进的时候很艰难,但是道路越走越宽敞越明亮。

这两条路,大多数人会选择前者,但真正聪明的人会选择后者。

 

《圣经》上有一段话:

“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耶稣对众人说:“你们要努力进窄门。我告诉你们:将来有许多人想要进去,却是不能。”

 

名嘴蔡康永曾经写过一段话:

 

“15岁觉得游泳难,放弃游泳,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你只好说‘我不会耶’。

18岁觉得英文难,放弃英文,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说‘我不会耶’。

 

人生前期越嫌麻烦、越懒得学,后来就越可能错过让你动心的人和事,错过新风景。”

 

人啊,要有窄门思维,特别是年轻的时候,不要在最该奋斗的年纪选择安逸,不要在最能吃苦的时候选择舒服。

 

年轻时选择走窄门,是我们一生回报最高的投资,到了中年老年,我们自己会感谢自己的。

 

03

总选容易的路,最终就会无路可走

正确的出发,都是进窄门

 

作家李莉讲过一个同学的故事:

 

这个同学来自一个贫困山区,她大二那年,家里很难凑齐下一年学费,于是在一个同学的撺掇下,她开始尝试去做“兼职”。

 

第一次,她得到了5000块。抱着这钱,她激动得哭了:“相当于我一学期的学费啊!

 

就这样,她走上了卖身之路。

 

大学毕业后,她原本想找一份正经工作,她知道卖身这一行是吃青春饭的,所以想学一门长久的手艺。

 

但她每次坚持不了多久就选择了辞职,“觉得好辛苦,辛辛苦苦一个月,有时还不及‘兼职’一天挣的钱多。

 

人就是这样,一旦双脚踏入了安逸的沼泽,再想拔出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于是,她又走上了“被包养”之路。

 

做二奶,一做就是9年。

 

前年,因为有点年老色衰了,人家不喜欢她了,一脚把她踢了。

 

她过惯了奢侈安逸的富贵日子,一下回到平民生活,非常不适应,“想学门手艺,感觉年龄不赶趟了。想再傍大款吧,可大款看不上我了。想找个人嫁了,又不甘过平民生活。

 

天天唉声叹气,后来吸上了毒。

 

知乎上有个提问:那些被包养的女大学生后来怎么样了?

 

你去看看那些回答就知道了:几乎个个结局都很惨痛。

 

这世上根本没有捷径,所有好走的路,都是下坡路。

 

如果你总是选最容易的路走,最后你会发现自己无路可走。

2000年之后,深圳房地产发展得很快,于是,部下给任正非建议:“随便要点地盖盖房子,就能轻松实现一百亿利润。”
 
但任正非一口就回绝了:“挣完了大钱,就不愿意再回来挣小钱了。”
 
2010年之后,华为周边开始建新城,又有部下向老任建议:“随便要点地盖盖房子,就能轻松赚取一百亿。”
 
任老板一听,拍桌子吼道:“华为不做房地产这个事,早有定论,谁再提,谁下岗!”
 
从此,再也没人敢提房地产。
 
一直坚持走技术窄门的华为,爬过一段又一段逼仄小径后,终于迎来了无比开阔敞亮的大路。
 
不管你是男是女,我们这一辈子,都会经过很多个路口,每个路口都充满了宽门和窄门。
 
但是我想告诉你:正确的出发都是走窄门。
 
进窄门、走远路、见微光,恰是永生之路。

 

本文转自“拾遗”(ID:shiyi201633)。一个有趣、有品、有态度的文化生活微刊。

 

END
 

一个人的思路

决定了他要走的路

认知到位了,路就走对了

文章来源于公众号:粥左罗

赞(0)
本站标记原创的文章,转载务必请标明出处:苏71_记录每一份有价值的网络资源 » 人生开挂的人,都有窄门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