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每一份有价值的网络资源

有一类知识,我们学得太少太少

在还活着的时候,跟普通人一样,发挥我与生俱来的弱点,因为我认为这才是活着。

——这是我前几天读到的、由日本文学家夏目漱石说的一句话。
 
看到这句话的第一眼我很诧异,我还想,是不是书给印错了,因为咱们一贯的说法是扬长避短——发挥优点、避开弱点——怎么到了这位作家笔下,竟成了“发挥我与生俱来的弱点”呢?
 
但是又一想,如果他原本写的是发挥“优点”,那就是个太普通的句子了,不像是大文学家说的。大文学家说话必有过人之处,所以,夏目漱石所说就应当是发挥“弱点”。
 
弱点要发挥,又如何发挥?这个问题太难了,它像一枚勾着问号的巡航导弹,击中了我的思维盲区。
 
是啊,哪个正常人思考过“发挥自己的弱点”?——疯了吧,躲还来不及呢!
 
可是再一想,文学家的表述还是准确的,“与生俱来”的弱点,这个弱点你甩得掉吗?它们可是像胎记一样跟着你一辈子的,它们一直都在从不缺席,它们是你的一部分,是你忠诚而又恼人的一部分。
 
如果你想甩掉它们,就是要跟自己本真的一部分作一诀别,那太难、也太磨人了。
 
我恍然大悟。
 
也许这就是许许多多人焦虑、不安、愁眉不展的一个源头,因为他们要跟自己的一部分打架,越打越痛,且没有终结。
 
所谓的弱点,无非是这样的总结——
 
有的人说:“唉,我太内向了!”
有的人说:“唉,我太外向了!”
有的人说:“唉,我太乐观了!”
有的人说:“唉,我太悲观了!”
有的人说:“唉,我做事太放不开!”
有的人说:“唉,我做事太放得开!”
……
……
 
发现了没有?所谓的“弱点”,是一个薛定谔啊!在你眼里的“弱点”,在别人眼里,可能得反过来才算是弱点!
 
读到这里,如果你觉得接下来的剧本是我要安慰你你的弱点其实不是弱点而是优点其实你很棒非常棒完全不必自怨自艾意志消沉那你就太小看我了。
 
我想说的完全不是这个。
 
我想说的是,弱点也好优点也罢 ,作为一种“自我评价”,它本身就是有害的。
 
对,评价本身就是有害的,不管正面负面。
 
评价的内在动机是寻找一种“确定感”。
 
——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到底是不是一个这样的人?
 
这样的问题常常困扰着我们。
 
可你不知道的是,任何一个评价都不指向真理,它只是一种权宜的命名
 
在夏目漱石的句子里,他使用“弱点”这个词,也只是使用了一种权宜的命名。他句子中的重点,不在于这一命名,而是另一词,一个动词,一个动作——“发挥”。
 
与“评价”所追求的确定感不同,“发挥”所追求的是不确定性,是动感,是变化,是还未抵达的可能性。
 
不管你发挥的是弱点、优点,还是才能、运气、想象、事件等等,你只要发挥就是了,你只要流动起来就是了,对,让你的状态流动起来,而不是锁定在一个确定的状态。
 
这就是为什么“评价”在我们人生中往往充当了一个隐形的反派角色、一个幕后的大BOSS,因为在行动面前,评价就像一个休止符,让我们在许许多多的事情面前,止步不前。
 
在学校里,孩子可能因为成绩被分为上中下三等,而这样的划分一旦形成,孩子的日常行为可能就会不自觉地往自己所属的那个分类去靠近,好像自己不再是一个鲜活的机体,而是被抽出的一张或大或小的牌。
 
在家里,当家长看到孩子解不出某道数学题的时候,可能“笨”这个字就脱口而出了,这样的评价似乎就是在告诉孩子:你天生如此,你不配解出数学难题。如此一来,他可能便再无攀登数学山峰的雄心了。
 
曾经有一个小男孩,就遭受了这样的待遇,他从小都成绩特差,不仅在班里甚至在年级里都是垫底的那个,他被老师嫌弃,被家长责备,老师和家长甚至怀疑他是“弱智”、“白痴”。
 
可是只有他心里清楚,他只是不喜欢上课罢了。因为他觉得学校里的课程过于机械,单调乏味,而他根本不想学他不敢兴趣的东西,因而就低分以对。
 
可是这样一个“野孩子”,你或许能猜到,他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是不遗余力的。他喜欢看课外书,看小说,终于在高一那年,他开始写自己的小说了,很多时候这种离经叛道的行为还是偷偷在课堂里进行的。
 
他就这么一直写写写,他的成绩也一如既往地差,又如何呢?早期的作品总归是稚嫩的,也没有人看好他的文学才能,可是他就是这么埋头写下去。一开始没办法发表,后来发表了,一开始无人问津,后来又有了掌声。就这样写了十多年以后,他终于有了显赫的名声。
 
他虽然不是中国人,但是他的书在中国的销量几乎没有国人可以匹敌。
 
他就是东野圭吾。
 
就他的成长经历来看,他确实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天赋和优势,毕竟还被当作“弱智”来看待过,所幸的不过是他坚持并发挥了自己“不爱学习”的弱点吧!
 
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让我们的思维来一个重大的跳跃,不再老是想着评价自己、界定自己然后反反复复与这些界定周旋,而是来到一个新的场域,在这个场域里只围绕一类问题而展开:“怎样做”。
 
怎样做的知识对于很多人来说是陌生的。因为学校很少教授这样的知识。从小学到大学,我们学习了无数的概念和理论,我们把很多定义背得滚瓜烂熟,我们甚至用理论来“评价”自己,可是很少有老师教我们,怎样做,以及怎样做好一件事。
 
以至于当我们走到工作岗位后,发现一切都要重新学起……
 
理论对应的是我们对世界、对自己的静态界定,而怎样做关乎我们能不能“发挥”。
 
正是关于怎样做的知识,我们学得太少太少。
 
可能有人不同意,有人会说,我们学习理论,学习概念,就是为了学以致用。我们可以从理论出发,推导出如何行动的方法。
 
可没有这么简单。理论知识和怎样做的知识相比,缺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时间轴。
 
时间轴标明先后次序,形成一系列可执行的步骤。
 
我们在学校里学理论,在社会上学鸡汤,到公司里打鸡血,到社群里摆弄思维模型,可是竟没有人帮你解答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我第一步TMD到底该干嘛?
 
这里的“第一步”就是我们要了解的一系列行动步骤之一。
 
这里我先撇开一笔,说另一件事。凡初到杭州、游览西湖的人都会遇到一个让他们颇感神奇的东西——藕粉,更准确地说,“西湖藕粉”。西湖藕粉很便宜,却并不容易享用。因为许多人根本不知道怎样冲泡它。
 
如果你一上来就往藕粉里倒热水并搅拌之,你会发现它马上就会结块,而一旦结块之后你再想碾开就几无可能。一个小小的藕粉,却不知拿它怎么办才好,真是咄咄怪事。
 
其实冲泡藕粉得分两步:
 
第一步是“加冷水”。冷水不是冰水,比如十度左右就可以了,然后不能多加,只要跟粉的量差不多就行了,用少量的冷水搅拌调匀,使其均匀溶解。这个时候你会发现藕粉竟然没有结块!但是它也没有变成黏糊糊的胶状物质。
 
第二步是“加热水”。热水得是高温的,比如90度以上,用比现有体量多两倍左右的热水加进去再快速搅拌,然后你会发现奇妙的事情出现了,藕粉变稠了,好像胀开来一样,并且特别粘稠,颜色也变成了浅褐色,一股清香逸出。
 
这时,你才是大功告成。
 
可能你打死都想不到,冲个藕粉竟需要来回两次,并且先冷后热,来个冰火两重天。
 
吃藕粉当然是一件极为微小的小事了,但是也必须掌握了正确的步骤才可能做好。更遑论其他?
 
可如果我问你,这世间大大小小无数件事情里面,到底有多少是你掌握了其步骤的?你会怎么答呢?当你拿出手指头一掰,可能会发现,你知道的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多。
 
前段时间我看了一本极好的书叫《小说的骨架》。关于小说写作的书我之前也看过不少,但没有一本带给我的教益能达到这本书的十分之一。因为在其他的书里,作者可能会跟你讲很多意识层面的东西,思想、见识、审美等等,反正是各种玄机,看得你云里雾里。而唯有这本书,是把写小说的步骤给一五一十地写出来了。
第一步干啥,第二步干啥……这里的步骤当然比冲藕粉要复杂多了,但是它呈现出来的东西就像“冲藕粉指南”一样清晰。
 
这简直就是一本迈入文学创作的葵花宝典啊!而且还无需……
 
比如《小说的骨架》这本书就告诉你,写小说的第一步,就是写一个句子,一个如果句,也就是“如果怎样怎样”(If……)的设定。
 
“如果一个人可以跟自己的影子对话,会发生什么事?”假如你写了这样一个句子,就迈出了写小说的第一步,恭喜你,你真的迈出了。
 
接下来你就可以以此为出发点,伸展出去,不断地充实,先变成大纲,再变成初稿,再最终完成。
 
就这么简单,这么清晰。
 
如果说刚才东野圭吾的经历只是一个励志故事的话,那么这本《小说的骨架》就是一本“如何成为东野圭吾”的说明书。
 
所以,关于怎样做的知识就是一系列可执行的步骤。而在这其中,第一步往往至关重要,很多时候,我们就是卡在第一步上,要么是不知道第一步做啥,要么走了错误的第一步,就像冲藕粉先加热水一样。
 
很多人由于不知道步骤的重要性,导致他们迟迟无法开始。张三想写小说,他的朋友李四就鼓励他:“那你就写吧,今天就写,马上行动,关键是行动!”可是张三也很为难啊,他打开电脑,打开word,把手放到键盘上,可是就是憋不出一个字,他不知道小说的第一句到底该怎样写。
 
可是如果你看过《小说的骨架》就是知道,写小说的第一步根本就不是写这部小说的第一句!(呃,我知道这样说比较拗口,并且是反直觉的,但是的确如此)
(当然也有作家就是直接开写第一句的,但是对于新手来说,这难度太大了)
 
类似的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张三想股票赚钱,他以前从来没有炒股股票。于是他通过搜索了解到了炒股的步骤:
 
第一步,开通股票账户。
第二部,安装炒股软件。
第三部,在开市期间,买入股票。
 
的确,这是炒股票的步骤,但是,却又不是“真正的步骤”。因为这个步骤并不能保证你能大概率的挣钱!这个步骤,只是让你可以交易,但你可能挣钱,也可能亏钱。在炒股挣钱这件事上,张三还根本没有付出任何的努力和准备,换句话说,还对此一无所知。
 
该有的步骤根本就没有开始……
 
在我看来,真正的第一步具有这样的特点:它是足够简单、很容易实行的,但是一旦实行就能带来实实在在的“进展”。
 
如果用这个炒股的例子来推演都我们生活和工作中的种种事情,其实都类似。
 
我们确实做了很多事情,但是我们真的了解这其中正确的步骤吗,我们真的掌握了足够的“怎样做”的知识吗?比如,如何生娃养娃,这个步骤,嗯你懂的,但是,你再问问自己,你真的懂吗?
 
我们每天过着差不多的日子,其中一个原因或许是命运,另一个原因或许就是我们缺少对有关行动知识的学习和反思,这类知识我们知道得太少太少了……
 
那么怎样获得这样的知识呢?主要是两个途径,一个是传授,一个是试错。
 
传授就是你有意识地去寻找那些清清楚楚告诉你行动步骤的书或者其他资料。那些没有告诉你步骤而只是兜圈子的书你可以先放一边。当然如果有条件有机会,你能直接向有丰富实践经验的高手讨教并且他愿意教你是更好。
 
而试错,又是传授所不能替代的。因为在行动中,有大量的细节,而传授只是给你一个粗线条的框架,到你具体做事的时候,非要你自己亲自去尝试、去练习、去碰壁不可。而在这个过程中,你还要注意尽量降低你的试错成本,使你可以长期的、可持续的试错,而不是一顿猛操作后面就趴下了,这也非常重要。
 
通过这两个途径,如果你知道了更多的关于如何应对这个世界的知识,知道了如何提升自己的知识,知道如何把一件事做完美的知识,那么所谓的“我的弱点”真的很有所谓吗?我们已经在自如地发挥了!
 
所以,回到夏目漱石的那句话,如何“发挥自己与生俱来的弱点”,这件事的第一步是什么呢?
 
就是不再把自己的任何一个特点当成弱点。就像胎记无好无坏。
 
仔细想想,这真是一个不小的进展啊。

文章来源于公众号:采铜的创想世界

赞(0)
本站标记原创的文章,转载务必请标明出处:苏71_记录每一份有价值的网络资源 » 有一类知识,我们学得太少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