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每一份有价值的网络资源

不合时宜的坚持,无异于自虐

以前,我是资深烟民,

 

包里、车里、抽屉里,一眼能看见的物件准是打火机,能叫上名的烟,都能准确的报出价格,

 

档次只升不降,按一天两包算,也是个冒烟的碎钞机,

 

三年前朋友聚会,当着一桌子人立falg,看好了啊,今天是最后一支,随后扔了火机和半包中华,

 

转眼三年过去,虽然经常收到各种名烟,我对它已经彻底免疫了,

 

大伟开玩笑说,连烟都能戒掉的人,心得多狠,嫂子你得防着我哥点,

 

玩笑背后透着一丝崇拜,你是咋戒的?你咋这么厉害?

 

盒盒,顺路圈了一波戒烟粉,都让我传授一下心得,

 

我砸说?

 

我说我就不想抽了?我抽够了?还是抽风了?

 

实情反倒没人信,讲实话反倒不受欢迎,

 

众目睽睽之下,只能说坚持、毅力,这样牛掰闪闪的鸡血词汇了,

 

这也符合大家的预期,牛人嘛,就应该是把坚持、毅力挂在嘴边的,

 

鼓掌、撒花,让我骄傲的掐会腰,

 

不过……喘口气告诉你,上面都是借机吹牛皮,戒烟成功跟毅力无关,戒不成是因为时机未到,

 

同样是我,之前失败的戒烟经历,两把手指头都数不过来,

 

在球队时,跟乔磊、齐震开始烟民生涯,就像郑智化歌中所唱:衬衫的纽扣故意敞开几个,抽烟的样子故作潇洒,

 

抽烟是错误的行为吗?

 

人生重在体验,不体验错,永远不知道对的意义,

 

有人说不抽烟不喝酒,是好男人的标准,

 

不见得,也许是吝啬小气,人不可能没点癖好的,

 

有抽烟,才有了戒烟,这就是个自相矛盾的事,

 

记得第一次戒烟,纯粹是为了耍酷,秉承你抽烟酷,我能戒掉更酷的准则,当着班花的面说,老子要戒烟,

 

但是,第二天就打脸了,厕所里没架住乔磊引诱,偷偷抽了一根,

 

面子工程没做成,每逢一身烟味,就遭来班花一阵非人的虐待,

 

如果第一次抽烟是因为幼稚好奇,第一次戒烟就是另一种幼稚,认为自己自制力超强,戒烟就跟吐掉口香糖一样简单,

 

参加工作以后,认识到抽烟的的种种害处,但是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

 

年轻有身体资本啊,觉得也没啥妨碍,除非家人念叨多了,就冒出个间歇性戒烟行动,都是轰轰烈烈的开始,虎头蛇尾的结束,

 

因为纯粹是应付家人,不是从心里想戒,

 

嘴上念佛经,心里想吃肉,

 

总是被家人抓到偷偷抽烟的现形,戒烟就以失败告终,

 

缺乏毅力?

 

那时候我很有毅力啊,2008年开始做淘宝时,要靠站外引流,我给自己规定,每天要在四大论坛发50个帖子,

 

这个规定雷打不动坚持了三年,总发帖量5万5千贴,被坛主誉为网络牛皮癣,专治老中医,

 

有如此毅力,为啥戒不掉烟呢?

 

因为每个创业者都明白,深夜从方便面盒子里找烟头抽的人,才能找到成功的捷径,

 

虽然抽成了摇滚派老烟嗓,也没觉得伤害有多大,反倒成了陪伴长夜的老伙计,我写过一篇《创业这些年,你抽过多少烟》

 

那些年的成绩,都是深夜电脑前,嘴里叼着烟,手在键盘上飞舞,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

 

有时候也会算笔帐,如果抽烟活到八十岁,不抽能活到九十岁,但是这么憋屈的活到九十又有什么意义?还不如痛痛快快活八十年,

 

人生得意须尽欢嘛,莫使空樽空对月呀,

 

算完这笔糊涂账,又心安理得的喷云吐雾了,

 

随着年轮一圈圈增长,担忧也一丝丝加重,一直这么抽下去,年老了怎么办?

 

问题不是能活多少年,而是活的质量怎么样,能不能一直笑到最后,才是王者风范,

 

年轻时潇洒快活,年老了苟延残喘?

 

在以前,不会考虑这么实际的问题,就像一个幼儿园儿童,他想的是放学回家看什么动画片,妈妈买没买提拉米苏,绝不会操心晚上要做什么饭,谁来洗菜刷碗这种问题,

 

这次想明白了一点,为了对以后的自己负责,应该把烟戒了,那时候我儿子才三岁,画了戒烟标志,我在哪里抽,他在哪里贴,

 

这时候时机略成熟了,但还欠把火候,

 

因为刚转行自媒体,干坐着憋不出一个字来,不抽烟就没灵感,

 

虽然打算戒掉,还是有那么点力不从心,

 

后来告召朋友圈,我以后戒烟了,欢迎大家监督,如果再抽,罚请帝王蟹一场,

 

写文章就习惯性摸烟,朋友聚会就惨了,看他们喷云吐雾,不自觉的想要深呼吸,

 

朋友掏出一根给我,还要装作很淡定的样子,戒了,哥不抽,

 

看他把烟收回去放自己嘴上点燃,心里就暗骂,你再让让我啊,再让我一次我就接着了,你特么是好哥们吗?怎么不再坚持一下啊,

 

最后架不住肺里的空虚,以及烟草气味的挑逗,

 

带着不好意思的笑说,忍不住了,给我一根,快,给我火,

 

我做自媒体坚持日更一年,勤勉度超越95%的同行,说我没毅力,我自己都不信,

 

但戒烟还是失败了,

 

因为还想依赖尼古丁刺激创作灵感,六根还不清净,

 

如果这根支持抽烟的棍子倒下,似乎就没什么阻力了

 

直到第二年,当写作成为了惯性,戒烟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那时候不断有粉丝来见我,好像苏苏说我一身烟油味,从那之后怕有损形象,见人之前要洗个澡换套衣服,再来两块口香糖,

 

抽烟二十年,每天出门要想记着带烟、带火,而且每天晚上嗓子不舒服时,就觉得烟对我来说不再是享受,而是负担,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顺其自然的事,戒了,就没再回头,

 

直到三个月后,再闻到烟味就反感,我知道自己彻底戒掉了,

 

回想一下,也没什么咬牙坚持,也没什么超越常人的毅力,一切都是风轻云淡,就像吃腻了红烧肉,再没有以前急迫的欲望一样,

 

我想,以前我坚持发帖三年,也不是毅力,因为我得到了利益激励,每一次付出都能得到正回馈,

 

就像搬一块砖给你一百块钱,现付,再懒惰的人也会精神焕发,拼到最后一丝气力也会搬,

 

假如让你把这堆砖搬走,给多少报酬不知道,何时给也不清楚,麻蛋,我是不会干的,别说坚持了,

 

2008的年的互联网,就像搬一块砖给一百块钱一样,换谁,谁都能坚持日发五十贴,跟坚持和毅力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但是,这话能在演讲台上讲吗?

 

不能,

 

只能说,我们靠着坚韧不拔的毅力,把万吨巨轮扛到珠穆朗玛峰,

 

假如看不到利益,你会扛吗?看到利益谁又会不扛?

 

假如说今天再让我去论坛发五十个贴,我还会坚持发吗?

 

论坛早已没落,发了有卵用,坚持更是空谈,

 

所谓的坚持,都是恰当的时机做了正确的事,在高利益回报的温床下,自觉的重复工作,而不是受虐一样苦逼的坚持。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衣钵先生 )

赞(0)
本站标记原创的文章,转载务必请标明出处:苏71_记录每一份有价值的网络资源 » 不合时宜的坚持,无异于自虐